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力之声Power Radio

全新力之声http://powerradio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家的菜窖  

2014-11-04 15:42:26|  分类: 文化中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家的菜窖

 

 

在我老家老宅的隔壁,有一个二分大小却又不十分规则的园子。打我记事起,靠东面的一个猪圈占据了园子的半壁江山。西边的空地上附着三棵桐树两棵椿树一棵桑树,这几棵树早已成型,把整个园子遮蔽得密不透风。每到夏天,我们哥儿几个也在树的间隙种上几簇花草,只因为“宁在人下为人,不在树下熬树”,这花草总也长不成体统。即使这样,我们照例年年种,因为那时真正属于我们的“责任田”也只有这些。倒是南面有一个半间屋子大小的菜窖,必须要年年修缮、季季打理。不然,我们一家八口人吃菜就成问题。

这菜窖离地面有两米多深,墙壁用石头垒砌,顶部仿照“没梁殿”的形式,用大块石板一层一层、一圈一圈地砌成下边大上边小的圆锥体,封口后填埋上二尺多厚的土层,靠边上留一个口,上边盖一块石板,存菜取菜由此进出。老辈儿人说,这菜窖冬暖夏凉,给“口外”的“地窨子”没啥两样,只是这菜窖专门用来储藏蔬菜罢了。

说实在的,在乡下农村一家人一年四季吃菜可不是个小问题,缺了菜不行,而有了菜储藏不好吃不到头儿更不行。所以,庄户人家一年四季春种、夏管、秋收、冬储,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,但冬储尤甚。一年的收获如果储藏不好,白忙活别说,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该吃时没吃的,岂不要把锅吊起来?吊起锅来我们喝西北风不成?因此,到了秋天,把萝卜、白菜、红薯、土豆之类蔬菜收获回来,就要考虑如何储藏。首先是选种。就是把表皮光溜、成色十足、没有伤痕的选出来作为种子,因为种田人知道,再没吃的也不能吃种子。其次是择菜。在菜堆里好中选好、优中选优、优胜劣汰,实在没有好的了也得“滥竽充数”。其三是定量。根据自家人丁多少、碗口大小决定储量。还要适当留出点富裕,因为尚须考虑人来客去等不确定因素。

其四是加工。把萝卜刻顶儿、白菜包皮儿、红薯土豆脱泥儿,而后再放上十天半月,让水分蒸发一下,鲜菜即储容易烂菜。最后一道工序就是储藏了。在整理好的菜窖里划出几个区域,将不同种类的蔬菜分开存放,且中间必须留出通道,以便于取菜时方便且不妨碍。蔬菜全部藏入菜窖后,不能说就万事大吉了,还要时不时地进行观察。如果发现菜“出汗”了,说明里面温度高,就要把菜窖口的石板挪开进行通风;如果遇上下雪或大风降温,就要赶紧把口儿盖严实,不然蔬菜就要受冻,一冻一消,非烂不可。所以这冬储蔬菜既是个技术活儿,又是件操心事儿,一不小心“翻了窖”,那损失可就大了,烂了菜别说,到时没菜吃或借菜吃还会被人笑话。因此这庄稼人总是以有菜没菜、藏好藏赖来看你会不会成家过日子,会过日子名声好、受打听,还有人会把媳妇给送上门儿,否则……

北方农村各家各户的菜窖是必不可少的,只是修建的质量和安全程度不同而已。如果没有园子,只得在自家的地里挖一个临时菜窖,把蔬菜埋进去之后,中间插一簇谷草或秸杆,目的有两个:一是做出标记,二是通风透气。这临时菜窖不太安全,下了雪后那些飞禽走兽没了食物,专找菜窖糟蹋。有时圈养的猪一时食物接济不上,就从圈里蹿出来冲着菜窖乱拱一起,每逢遇到这种情况,菜的主人萍踪追迹找到猪的主人索赔。像我们家有闲置园子,建菜窖就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储量大且安全,有时遇见应急的事儿还能派上用场。

当年日本扫荡时,一位八路军孙姓伤员遭到一群鬼子的围追堵截,是邻居三奶奶情急生智,把八路军伤员藏入菜窖中,躲过了劫难,保住了性命。为此,那块“拥军优属”的牌子在三奶奶家大门上挂了几十年。“文革”年代有一天中午,被打成“走资派”的父亲刚从地里回来,一帮“造反派”喊着口号向我家冲来,要把父亲弄走“游街”,母亲向父亲递了个眼色,父亲扒着梯子登上房顶,隔墙跳到园子里钻入菜窖中,逃避了一场“批斗”。有一年冬天,四弟在外面与人打了架,回到家母亲迁怒于他,抡起笤帚疙瘩照头就打,四弟撒腿就跑,母亲边追边骂:“你个小兔崽子,跑了就别再回来!”那天,四弟彻夜未归。一家人急得慌了神,一起出动,沿街打听,杳无音讯。大哥说:“会不会藏在菜窖里?”结果还真的从菜窖里找到了,四弟手里抱着半截儿胡萝卜睡着正香呢……

也真是,吃菜时想到了菜窖,不需要时往往又把它忘却。在那“瓜菜代”年月,人们吃了上顿没下顿,菜窖岂不是一种摆设。大集体时,生产队种菜的品种比较单调,且按工分分菜,“糠菜半年粮”,即使巴结着吃,也总是青黄不接。种上责任田后,想吃啥菜种啥菜,品种花样,菜量充足,加工精细,营养丰富。

如今吃菜靠市场,想啥有啥,吃啥啥鲜。菜窖早已成了个“冷物”。前年,家里盖新房,哥儿几个非要把那个不知伺候了我们多少年,泽被了多少代的菜窖填了。母亲不无忧虑地说:“留着吧,没准儿还有用!”母亲也知道她的担忧是多余的,所以只是嘴上说说而已,也没有硬来阻拦。我们在拆除菜窖时发现,里面尚存有半垛胡萝卜,不过都早已腐朽成了“空壳”……

 

作者:温江水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