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力之声Power Radio

全新力之声http://powerradio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住在溪边  

2014-11-19 08:49:57|  分类: 文化中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住在溪边

 

 

是夏,雨水烂漫到难收难管,菖蒲的辛辣气一路随溪飘往涧边,老屋依然简静。院里竹木桑茶之饶,颇具几分财主之气,那是我乡下的家。因地势较高,一个村子座落山岭之上,气宇非凡,故名:横岭万新。每每有人问及,听闻之下,皆露惊讶之色,赞曰:霸气!我亦心生爱意,如今“土豪”风气之盛,该是乡下人扬眉吐气的时候了。

本村人皆姓邓,上代太公是清朝人,年少放牛过此,正值葳蕤,松海无边。他路失迷津,把牛赔了,随即却来了场好雨,草菇顶土而出,黄色沙粒间金光若现,竟是碎金,全归于他,他就此安家。那样的伊甸园里,女人如何而来?之后儿孙满堂如何而来,想毕是生理学之人要做的学问,我不得亦不知。据说他是听到松边溪水的声音而寻到出路的,再来时,拖儿带女,一棵树开始分支,枝繁叶茂,亦高可参天财大气粗,远处小家碧玉们纷纷前来寄生于此,并把嫁为邓家人当作最高的人生追求。我爱这故事的开头,有些世俗,但福祉延绵至今,哪怕在最贫薄的时候,起码还存有这样的底气。

横岭万新,字面间山林综错,万象更新。毕竟是个农村,而且还是个山沟沟里的农村,时日渐久,加之时局动变,先人栖居于此的诗意和浪漫荡然无存。初见时那个松海无边,早被伐作屋间梁柱。村人站在溪边,看着倚林而起的万家灯火,皆大欢喜,竟是环保意识全无,他们倒亦并非起诗意浪漫的想头,却因世上有安居乐业,只好比细水长流有子孙之福。

至民国期山上树林已砍尽,后红军来此,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,期间内战遗火烧尽野草田稻。随即知青上山下乡,开垦大荒,松林新茁,禾秧葱绿,竟得大成年熟,全归于公社,村人温饱仍成问题,可我亦爱这磨难中的重新开始。子孙虽稍稍不如从前,再无人进人出都骑马坐轿,父辈们却依旧平旷阳气,贫瘠的生活没有压垮他们,轱辘饥肠丝毫不曾牵制他们的思考。年复一年,看着潺潺的溪水,猜想着她最终流向何方,于是就像回过暖的鱼,鼓足了勇气随波逐流,抵死亦要去寻活路。出去寻死的人,活着回来了,逆着溪流带回来都市霓光灯的气息,衣着不再粗糙,言语间夹杂的普通话,掩饰不住的得意。再去时,一伙一伙地簇拥,卷了衣物被褥要求一同上路,都是自家人,不好拒绝。夸下海口,有我一口吃的,就一定有你的。都市再繁华也不如自家好,住得虽是高楼,但十几个人挤在一个房间打地铺,白天到工厂干活,一干就是深夜,所有的动力皆在钱上。年复一年,横岭万新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,渐渐地,老人和孩子在除夕的夜晚张望。据说,山那边就是海,当时虽年幼无知,听亦觉得天下世界果真开阔,很是向往,甚至在第一次作文上写下最大的愿望就是去下海。长大之后,才发现言过其实,所谓下海,是经商的意思,而父辈们的”下海”是替人打工。当初替人打工的人后来成了老板,没再回来,回来的多数成了小老板,没成为老板的,也衣食无忧,耕种自家一亩三分地,就指望着子女成材。

在横岭,我家是书香门第,至祖父那辈起就是当地的教书先生,祖母一辈都是勤俭持家的巧妇。父亲性格温润,继承父业,在横岭小学教书多年,我母亲是小溪对岸的杨姓人家,高中文化,爱读书,也因为如此,她常向父亲借书看,借着借着,他们就在小溪边上恋爱了。后来,母亲和接生婆一推一扯把我带来这个世上,在溪边我闻着菖蒲的辛辣气,淋着艾里有爱的洗澡水长大。因为父亲是教书的,母亲又爱读书,我自以为是从小受着最好的教育过来的。我们一直没有搬家,多少年我求学在外,年年必回家。这些年城市扩张,横岭变得与城市越来越近,路修通之后,先富起来的村人开工建厂养殖种地,对外面的世界也就不那么向往了。村子里,一下子又顿生人气,据说四川震区有移民过来,村民很不友好地抗议,约定俗成地,都不想有任何外族人来侵。只是拗不过政府的安排,可怜人家背井离乡也是苦于无处可居,于情于理不该排斥人家。杂姓就杂姓吧,如今国际也讲究多元文化交融,促进发展,村子不例外,也该与时俱进了。

溪那边杨姓人家已全部搬迁,机场的轮廓我只能远观才能望见。记得幼时去外婆家,越溪,一路拾过松枝。每见日色如金,就要想起人说有金鸡在那山腰检树下遨游,还有人看见过,是一只母鸡领了一群小鸡。我倒是希望,能见一见蒲松龄笔下的狐仙,涉世不深,眼神清亮而楚楚动人,世间男子都愿为她涉水而来,与之相约在黄昏之后。乡戏里有神鬼之类的角色,比起狐仙的烟视媚行更显得可怖、世俗,狐仙毕竟是尤物,总不以丑恶的面目出现在半路上吓人,好运气的人若是遇见,应该知道临水而现的女子,是绝不凡俗的。如今兴建机场,那山那树那溪流,不知何去何从,将来除了硕大的机械和冰冷的钢筋玻璃豪屋停落在此,想来人鬼都不会把魂魄寄托到这儿。所幸横岭真有王气与兵气,现代化建设对它是敬而远之。其实说远也不远,将来飞机从跑道上起飞,估计不会超过我们头顶20米,那时的横岭万新应该是更霸气的了。

但我宁可它还是从前的样子,简静,无名义上的新意与豪气,古旧,温柔如那条明快的小溪。晴朗的日子里坐在溪边读书,就像坐窗边听潺潺雨声,天然妙韵。其实,土不土,豪不豪,都不重要,云横山岭,万象一直更新到我们心里才好,是晴是雨,是喧是静,惟闻小溪从我们心间流过,菖蒲的辛辣气将永不消散。世上珍重事还有比小小的爱憎更大的,倒是哀怨苦乐要从这里出来,无论人生还是历史,才显得更有份量!我曾住在溪边,横岭万新。

 

作者:邓丽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